当前位置:首页 > 戏剧歌舞 >

羊脂佛(原创古装舞台戏曲剧本) - 汉剧剧本

2022-09-22 12:17:05

《羊脂佛》戏曲剧本正文 序幕 寒舍 田父领女童进屋;连仲他娘,你看。这是你叫娘,这是你弟。 女童:娘。 田母:这好漂亮的媳妇。 男童连仲:娘你说什么? 母:她现在是你姐,长大以后是你妻子。 连仲看她手上的小物:这是什么? 女童杜玉娥:这是玉支玑(小玉佩),护命保平安的。弟弟我和你一起读书(随身取出小旧本),关关睢鸠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 二童朗朗读书声:关关睢鸠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# 第一场 夫去 杨关路上。夫妻离别。 杜玉娥:关关睢鸠,在河之洲。十年之后,秋闱赴考,我送情郎走仕途。 田连仲: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此时此刻,阳关大道,我别爱妻热泪流。 玉娥:穷人的孩子不作秀,是郎君你无冬无夏学与求;此去会试登科榜,愿你雄姿英发得心应手;过五关斩六将,占鳌头,得榜首。 连仲:十年来十个春秋,姐你似仙女下凡尘,对我贫家子弟伸助手;你与我青梅竹马读诗书,你与我十指连心研学究;是姐弟,是情侣,是学友,不如说是先生对我的教与受;这奇巧奇妙的奇缘,五代六朝前所未有;禅家有句话,一佛出世二佛升天(玉娥心惊),都说因果与缘由;姐你我的情与爱,白璧无瑕说风流;我此离家乡去,难为你与我妈苦相候;而我明白重命在身,不管千难万阻,都要为未来努力奋斗。 玉娥:连仲啊,自古红颜多薄命。 连仲:姐你何必多顾虑,但愿我此去功名成就,夫荣妻贵形影相随共白头。 玉娥:好啊,连仲啊连仲,你与我盟誓,笑九天共白头,看日月数风流,两情相悦天长地久,真可谓青钱万选,妙语天下,所有美词丽句都说透;今日阳关大道,(取出玉佩)我玉支玑相送,寄托我祖神灵护佑;我玉支玑相送,盼我郎紧记家中有我徐娘在等候;我玉支玑相送,愿你荣登金榜首;我玉支玑相送,你万一功名落孙山,你也应自知之明回家走;你耕我织,天长地久,粗茶淡饭,贫穷夫妻共白头;也是我杜玉娥一生的追求,啊。 连仲:好啊,路长情更长,妻你带泪含悲,字字句句我都紧记。(跪)苍天在上,如果我田连仲有负爱妻杜玉娥,愿五雷诛打雷劈。(起来)保重啊!(前行) 忽然雷来雨至。玉娥目送。连仲被匪抢,推下山崖。玉娥瘫地起来追去。呼喊与雷声。 迎面过来行人:姑娘,是玉娥小姐,可怜啊,回头吧,(玉娥不听,轻轻一掌)难道你要去当压寨夫人吗? 玉娥:天啊!# 第二场 家计 田家院, 田母向亡夫灵牌:夫啊夫,你过早离去,让我含辛如苦,独养两个孤儿,总算长大成人,盼来了出头日,想不到秋闱上京去,又遭强盗抡劫。惨痛惨痛,人财两空,想不到望子成龙,家更穷,柴米油盐怎生计,问夫有灵,教我何去又何从? 玉娥持胡琴归:娘,身体要紧,节哀顺变吧。我思来又想去,连仲未必全是凶。其一,衣服遗物仍未见,说不定有意外好奇相逢。其二,钱财没有了,他志在千里与众不同。知道回家无钱助,不如自力更生去寻梦。娘亲婆婆,我与你相依以共。但求这是不幸中的大幸,一年半载连仲状元高中。那时候,田家门前屋后好威风。(端水送) 田母推杯落地:你会唱,就是你会卖唱。 玉娥:怎么样,为了家计,我又能如何?婆婆。 田母:你是我的媳妇吗? 玉娥:娘亲,你说的,我越来越糊涂了。 田家舅;你会糊涂吗? 玉娥:是舅舅来了,我的的确确不明白。 舅:此仍兵荒马乱,出门八分险,所以连仲危难前,你的命运不与他相连,人说夫死情郎在,日日一把胡琴卖笑脸。 玉娥:舅舅,你怎能这样说呢?当时,连仲说我是才女,简单婚礼太惭愧,我又认为秋闱赴考,应当让他有够路路费,所以未成礼。难道谁不知我是田家童养媳,此时此刻,还论什么婚不婚礼不礼? 舅:童养媳未婚礼,就是家养女,家中有女百家求,又值田园有种不能收。我要问你孤儿寡母,你拿什么东西养家胡口,养家糊口呐! 玉娥:舅舅,你是因为田连仲死了,才问我拿什么东西养家胡口? 舅:对对。 玉娥:不对,田连仲死与不死,都不在家,生计问题都一样,你又何必想计谋? 舅:仲儿不死,田家日后飞黄腾达,势利势利得势者大利,何愁食用问题? 玉娥:是犀利犀利,铜钱眼中说的犀利,舅舅,你的借口我已猜测一二,我与你何等干糸?你不羞耻我羞耻。 舅拍桌:放肆!什么干糸不干糸,贫穷家计依不得你,你必须出门去,我的亲妹妹,田家之母,不可能被你白饿死。 玉娥:啊,真的要卖我?他他真的要卖我!田连仲死了不需要我,田连仲今科状元了更不需要我,兔死狗煮,兔死狗煮。我可奈何!我已在锅里点燃了火。还有救吗?娘亲,家姑,婆婆。呵, 田母哭泣不答回房。媒婆男汉一二个进来。玉娥一曲乐凑, 求婚者更多, 客一:妙啊妙,曲尽其妙西子娇, 客二:妙啊妙,卓尔不群映春潮, 客三:妙啊妙,有目共赏我你他, 客四:妙啊妙,浑身是胆赴蓝桥! 玉娥:红颜命怨,我苦叹悲伤!人啊人,女人不是人?其实我是富家女,有亲爹有亲娘;无奈缘木求鱼,身陷恶人魔掌。兔死狗煮,我玉容何祥!人不罪过,我命受逃亡!芝兰玉树,我人模狗样!问苍天,三从四德,我何处高望!山盟海誓,我为什么是秋后螳螂!田连仲啊田连仲,你不会死,你在何方?我不是孟姜女,我也不是赵五娘!我也曾说过什么终身不移,但我将东流水去魂荡荡!我也曾说过什么天长地久,但我将混水浊气晒太阳。我有家归不得,我贱人祸水遭祸殃。问苍天,问田连仲,是谁,是谁负了我杜玉娥,杜贞娘! 牛生:小生东川人士牛生,拜见杜玉娥小姐。有意凤求凰。 玉娥:舅舅,这是你所选。相公请讲。 牛生:我一妻赘在西河官宦家,我想二妻金屋置于东川我乡下,两地相距五百里,资金分流不用怕。 玉娥:轿子备好了吗? 舅:请备轿子。。请新娘上轿! 玉娥上轿行。 幕后词唱:人啊人,人模狗样。她丈夫未死去,他人渔利作主张。什么痛楚,什么悲伤,只能心里藏。荒唐荒唐,云云众生人之母,为人之母也不爱好女郎。你人模狗样,他人模狗样。人啊人,都在一张大网。 第三场 嫁人 1,牛家后花园。 丫环相随,杜玉娥抚琴:灾年雨水贵如油,农家种多不多收,牛郎侍奉日日饱,一曲词,一杯酒,相爱相知,但愿人长久,回头看,弯弯月儿挂枝头。 丫环:相公去西河了,你吃不吃醋? 玉娥:女人天生是吃醋的,啊! 三个蒙面人,把玉娥蒙头抡走。 2,官宦家。 刑房。老夫人与丫头众。 玉娥被解去蒙布:这是什么地方? 老妈:还不快快拜老夫人。 玉娥:我问这是什么地方? 老夫人:首先下马威,打! 大丫头:还不向老夫人叩头! 玉娥叩头。 老夫人,哪里人氏,姓甚名谁,为何丈夫卖你? 玉娥:良人之妇,有公有夫。不可能是卖。 老夫人:敢顶嘴,狠狠打! 几个丫头:是。(脱衣捆打,死过去泼水再打,众离去老妈后来) 老妈:你明白了吗?这是河西官家,你大娘子报复你,你必需认命,见了丈夫绝对不能相认。(离去) 玉娥点头落泪:痛啊痛啊,人模与狗样,得势更猖狂。何来横祸,打我遍体鳞伤。原来是大娘醋翻缸。萧郎又陌路,叫我如何如何抵挡。人啊人啊,何其多白眼狼。 老妈上:你找什么,是命运吧,不能丢,握在手,总有一天用得上,跟我来见你的主人。 牛生回来,官少奶:花奴快来给姑爷磕头。(玉娥与牛生相对) 玉娥:姑爷,给你叩头。 牛生;这女子何来? 官少奶:爹爹在北京买来的,会赋诗填词,又有一手好调子。 牛生:你起来吧,好生伏侍少奶。(落泪) 官少奶:相公为何下泪? 牛生:呵,念及你婆婆,不觉心酸落泪。 官少奶:相公若为婆婆泪下,可谓至孝矣。上酒来,为相公洗尘。(酒上) 牛生:途中劳顿,不堪饮酒。 官少奶:花奴,你可明白,我夫妻好不容易团圆一次,你必须劝他与我多饮几杯。 玉娥跪在牛前:姑爷,请饮。 牛生:娘子,小生知命了,恕花奴之罪吧。 官少奶:犹兴未尽,花奴,赏你一杯酒,二块肉,弹凑即景新词一曲,相公赏赐于她,先吃后弹。 牛生赏赐。 玉娥吃肉后弹:妾身原有家,薄命路分叉,蒙胧随一路,良人实富华,妒雨霎时至,鸡飞与蛋打,啼笑不敢如是我,喜怒由人只问他,一为座上风流客,一为无能小贱娃,四目相看怨无奈,两心相照苦有加,漫把胡琴说旧爱,试问何日还我家?悲今日兮,(断弦) 官少奶;如此金曲,唱我富贵荣华,唱你风流萧洒,难得的千年绝唱,可是我这怨妇潸然泪下。为何断了?相公如何修理她,来人呵, 丫头打手五六:听少奶奶吩咐。 玉娥跪牛:夫君救救我吧! 官少奶:什么,哈哈,他也是你的夫君?你勾引我的夫君,给我往死里打! 牛生:你狠毒的女人啊,打我吧,花不,是杜玉娥,她没错,全是我错了。 官少奶:退下,相公,原来是你错了,哈哈哈,如何了结? 牛生:我给她找个去处。 官少奶:黄鼠狼给鸡拜年,不可能。花奴你说。 玉娥:听从主人发落。 官少奶:送你白银二百两,第一帮你觅夫郎,第二送你门外二十里,第三助你修善在庙堂。 玉娥:送我门外二十里。(接银元感激叩头)感谢大恩大德。 官少奶呼话:送花奴二十里。 玉娥由二家丁送。 幕后词唱:人啊人,人模狗样,昨天惨遭毒打,今日看见银元百两,什么怨恨,什么悲伤,都变成了大喜过望。荒唐荒唐,也许人穷意志短,也许苦命信上苍。你人模狗样,他人模狗样。人啊人,都在一张网。 第四场 入楼 红颜楼,妓女等。 二男龟奴拥蒙头的玉娥进来,揭面。 玉娥;这又是什么地方? 妓几个:我的奶子在胸膛,想和我比一比,看看谁的够娘呛,娘呛娘呛套色狼。套得色狼王上王。 玉娥:我的天啊,龟婆在哪? 龟妈:你喊什么,我就是,你们退下。 玉娥:你敢强抡良民迫以为娼? 龟妈:小姐小姐莫紧张,听妈我说端详,官家好面打发你,身有白银二百两。对不对?这是官家的天下,他不送来,谁有豹子胆,也不敢抡,你的身价是三百两,我实实在在付出五百两,三下五去二,你那二百两必须还我减去成本账。给我。你不给,请你带上你的行囊,我送你回官家去当面了当,当面了当。 玉娥把银外抛:出去。千刀斩,万刀杀哪。奇冤殆害,愁云惨雾,向我走来,我与田连仲是情深,我与牛生是真爱,情深与真爱,是人生之初在娘胎,为什么天上雷霆要斩杀,为什么地下洪水要分开;有家难归,没有了真爱,面对青楼妓院,红颜薄命泪满腮。 龟妈领客到:啊玉娥,从今起,你的招牌就叫杜鹃红,这相公今日的玩意儿叫赏新。 玉娥:出去,(手握剪刀)出去! 客退龟妈:杜,玉娥,你想死看不开,计划回娘胎?我不问你的原由,请你听我说所在;你绝对有情郎,何不看未来;我龟妈好说话,如果你是好人才;诗歌做得好,弹唱样样来, 玉娥:怎么样? 龟妈:不解裤头迎宾客,文人雅士上楼台;愿你时来运转,美丽的花儿向阳开。 玉娥,看来,我只能如此了。(胡琴):我要时来运转,美丽花儿向阳开,风吹雨打闲着数,一点一滴看未来。 龟妈退下,玉娥梳理,龟奴书生在门外等候。(报):杜鹃红,有客等待。 玉娥:来了,(胡琴)想到死,念着生,人世十字苦经心,悲流泪下鹃啼血,痛杀孤女候知音。 柳条:妙啊,字字珠玑,句句含情,天下奇女谁比并。这曲为捣练子,仁兄,你请。 一书生;经读诗书十五载,今日愧对女奇才,此时此刻,最好地板开,柳兄唯有你了, 柳条:仁兄面前,献丑了。和原韵原曲牌子。记得富,忽然贫,两袖清风一身轻,喜读卷上燕归巢,入梦桃园和笑声! 书生众哗然(退,玉娥惊喜出迎)惊梦觉,乌啼残月落,天昏地暗楼台阁。 柳条:惊梦觉,松涛狂风作,露冷风吹缘份着。 玉娥:已极梦中苦,复作苦中梦;请。 柳条;苦梦不复离,惊觉苦梦同。 玉娥;相见恨晚矣, 柳条:情至于归也。姑娘,你我天涯落难人,过来,窗台一看,(同下) 龟公押玉娥上:龟妈子龟妈子,出事了, 龟妈:深更漏夜,喊,喊什么。啊明白了,我以为你知书达礼,想不到也是缩头乌龟。你还有何话讲,打!(打,后让龟奴打) 玉娥:哎哟,饶了我吧,是柳条欺骗我的,我再也不敢了。(稍立起) 柳条:你说我,(一拳过去)我瘦小的骆驼比马大,我是什么人! 玉娥倒下再起抓咬:你发过毒誓,有一日上天会报应你的。 龟公:我不信管你不了?(打) 龟妈:接客吗? 玉娥:听你的,别打了,饶了我吧,我会,脱裤子接男人了。 龟妈:她听话了,谁来担保? 一妓:我来吧,不要打了。杜鹃红,我担保,你该明白,你如果再逃离,连我的命也没有了。 玉娥:我发誓, 龟妈:你马上接客。 玉娥;妈妈,饶我一天吧,半天也好。我身上有血, 龟妈:叫龟奴擦一擦, 玉娥:我浑身疼痛, 龟妈:女人是不用力的。 一妓扶起来:千万别蠢,求人赎身才是出路。(下) 玉娥:人啊人,你是人吗,我是人,可惜我人模成了狗样;记得昨天面对血盆虎口,忽然今日惨遭野性豺狼:一次蒙头捆缚,二次蒙头捆缚,违我性格背我愿望;狼狈为奸,千方百计,逼我良人为妓娼。龟婆连哄带骗心狠手辣,龟奴胡作非为全无心肝;加上皮条客火上加油,光天化日将我打打打,魂来魄去,我遍体鳞伤;遍体鳞伤,我关谁痛痒,我杜玉娥关谁痛痒?田连仲啊田连仲,你是否还在世,你是否状元郎。骑上千里马,衣锦还乡,威风凛凛,大摇大摆登上公堂,拍拍拍打惊堂木,为我报仇雪恨斩豺狼! 山和尚(匪):杜鹃红,杜鹃红 玉娥:拍打惊堂木,为我报仇雪恨斩豺狼! 山和尚:哈哈,压寨夫人有礼了。 玉娥小包袱跟山和尚走。 幕后词唱:人啊人,这张网,这张网,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不说由来弱,自有强中强。红颜薄命薄如纸,纸破窗开,是谁都剑拨弩张。鱼死网破,网破鱼死,也要尊严还我人模样;人啊人,都在一张网! 第五场 报仇 山寨与土匪 山和尚:居高临下山河壮,兵荒马乱占一方;假若天皇辜负我,我也无情负天皇。 玉娥;感谢山王搭救我,还我尊严人模样;往事如烟风吹去,期待平安日如常。 匪报:山二哥回来了, 山二:启凑大王,西河与北州恶犯奸人如数捉拿。 玉娥下跪泪水:谢过二大王之恩,终身不忘。 山二:嫂子,快快起来。 山和尚:夫人,面对不共戴天的仇人,你,(扶玉娥上堂) 玉娥:我只是激动而已,人啊人,这张网;白云苍狗我看天,此时此地入睹场;这张网,终于轮到我做庄,终于轮到我做庄。带皮条乌龟犯! 匪;带皮条乌龟犯!(押上柳条、龟公、龟婆跪) 玉娥:抬起头来。 龟婆龟公与柳条:呃!饶命了,杜夫人, 柳条:我柳条回头是岸。 玉娥:是皮条。回头是岸,岸离远。 柳条:痛改前非,马行田。 玉娥:牛头不答马咀,是你错的因由。龟公龟婆,有何话讲? 龟公婆:你大人不计小人仇吧,我赔偿损失。 玉娥:押下去,皮条半尸,二龟全不尸。押官宦二犯! 匪:押官宦二犯!(押官老太太官少奶跪) 玉娥:抬起头来,看看我是谁。 官二人:呃,原来,原来是是杜夫人。 玉娥:有话请讲。 官少奶:我知罪,我知罪,无话可讲。(匪鞭打)呵呵,我说,我是醋坛子,醋翻了缸,所作所为,不正当,望你大人有大量。 玉娥:我也曾感激过,你说你是怨妇潸然泪下,又二百两银元打发,我原来谅解了感恩你,想不到你人模狗样,狗肺狼心,推我下万丈深渊。带下去,留全尸。你呢,老太太。 官老太太:全是她指使的。给我留全尸吧。 玉娥:不,给你留半死。带下去。快快带下去。 匪:报夫人,四人已处死,老太太由牛生带走。 玉娥:哈哈哈,雪恨雪恨,我杀了四个人,哈呵呵(转哭)雪恨雪恨,差一点我杀了娘亲。问娘亲。我与你何冤何恨,你对谁都是不相问,你狠你狠,今是你蒙在鼓里吗,女儿比你更狠。这是谁的错?我又如何责问不愧的良心。人啊人,我是人吗,我如果不是人?还有谁可以是人!呵呵。 第六场 仇仇 督府。兵差两边排。 督:仇仇仇,天下之人敢以我为仇,可奴可奴,谁人不识我杜太守。人不犯我,我在黑白之间行二道。千想不到,万万都想不到,我太守之家遭匪劫,更可恨我的女儿在山中抛头颅。仇仇仇,不把山匪杀绝,我杜太银誓不休。 兵差:报大人,招兵现场,看的人多,考的人少。却有一白面书生应考,武力比不上,他说他有文才,要求见老爷于你。 督:啊,有请。 田连仲上:在下平川人六十八名进士,田连仲。 督:平身。有话请讲。 田:三年前,为功名成就。无奈家贫,没有书童相候。孤身一人,路过西林西风口,山匪抢劫,推我山崖江水流。幸好天留命,仇仇仇,沿途乞求科场走。可惜功名太远,回家只想与妻共白头。呵呵。 督:你文绉绉一介书生,我不怪你,快把问题讲完。 田:是是,仇仇仇,想不到,我的妻子也被山匪抢走,总而言之,我对山匪不共戴天,仇仇仇,请大人许我加入官兵,剿匪上山头,不杀贼人誓不休。 督:试问,你为参军有何良谋? 督:剿匪良谋,时机也。 督:听令。 第七场 剿匪 山和尚;上晏席!为山寨夫人压惊!(山寨热闹)你太激动了,夫人啊夫人,上了山寨是强人,强人不问什么是良心。来来,我大王为你带上神灵宝贝,羊脂佛,佛在你身边,保你福寿又安宁。 玉娥:羊脂佛? 山和尚:你也认得,嫌弃? 玉娥:大王,山上的东西都是抡来的,包括我的赎金,我何来嫌弃呢。 山和尚:对对对,带上,福寿安宁。 匪:报大王,督府三个月后,又一次围攻在山脚下。 山二:这是蚊虫叮咬,痛痒也平常,嫂夫人你敬我哥,多饮几杯,我去立功领赏。从弟兄跟我来。 山和尚:夫人,满上满上。 玉娥:一杯敬,夫郎为我离险困,喝上;二杯敬,夫郎为我报仇恨,喝上;三杯敬,羊脂佛佩带归我身,喝上;四杯敬,还我, 山和尚:让你怎么样? 玉娥:羊脂佛护我解恨报仇人。 山和尚:应该是人上人,好好好,满上。 山二:大王,局势非同小可,兄弟大多请降。 山和尚拍桌而起:谁敢说降?(头晕坐下) 玉娥:与我一看,二大王,以我妇人之见,投降等于自投罗网,山高林密只能各自逃亡。快快。 山二:大王呢? 玉娥:大王有我照望,去吧,去吧。 山和尚:你叫他去哪里? 玉娥;强盗的生命不能太长,我吩咐他各自逃亡。 山和尚:你敢背叛我? 玉娥:何来背叛!相对仇人,我恨恨恨,这羊脂佛是见证,你草寇之人,杀我夫君,我才深仇大恨无穷尽。 田连仲上:对对对。(只防范) 山和尚:让我起来,我踩了你。哎呀,我怎么起不来? 玉娥:总之是仇人,对不起,算我恩将仇报了。不如听我一曲,梦中说梦谁知梦,镜里看花难言假,不怨人生多奇变,只因秋风叶落下。山大王,你是我的杀夫仇人,同归于尽时,我又不得不说你是我亲近之人,呵呵。 山和尚:听声势,快了,你还不给我一刀。 玉娥:你不怨我?惭愧惭愧,可能山寨为了我报仇雪恨,引来官府火烧身。 山和尚:很有可能,不过愿睹了,还能说什么?给我再来一曲好吗? 田:杜玉娥,杀了他。我是田连仲。 杜惊呆倒,田杀山匪头,扶杜:她是有功之人,由我处理。 杜挣扎。田:很多话一时说不完,听我说,一年前归家,只有房子未倒塌,其余都没有了,我只寻找你,你经过的地方,我也去了,你上山了,我也只能拜太守也上山。 官兵众人上,搜财物,杀匪徒。 幕后词唱:人啊人,这张网,这张网,你有你的阴谋,他有他的刀枪,疏而不漏,总是秋后算账;不荒唐不荒唐,只因青山埋旧恨,不求人世梦黄梁!# 第八场 公堂 主审官:带女强人! 玉娥:红颜薄命命含冤,灾来难去斩不断,断肠欲断当该断,坦然面对不求怜。啊,犯妇人叩见大老爷。 主审官:该当何罪? 玉娥:该当无罪? 主审官:荒唐,姓甚名谁,何方人氏? 玉娥:姓杜玉娥,无方人氏。 主审官:你为匪王之妻,杀人多少? 玉娥:我在山寨,闻得督府剿匪,是我把匪头灌得烂醉如泥。山寨无主自然蹦溃。我应封赏。 旁审督官:她她还有杀夫之罪。 玉娥:非也,匪徒不是好东西,只因我深仇大恨,是我借刀杀仇人。匪头也是我的仇人。 主审官:你到底杀了多少人? 玉娥:牛生之妻,龟公龟婆,皮条客四人。 主审官:四条人命,其中有督府之女,再加当匪之罪,合计为极刑之罪。还有何话讲? 玉娥:有话讲。督府之女是官家少奶吧,她对我毒刑毒打,与乌龟勾结,逼我良人为娼,她该当何罪? 督官:住口,陈大审官,此犯妇人,已罪大恶极, 主审官:对对,押下去处以极刑。 田连仲:在下剿匪参军有话说。山匪头是她以酒计杀,有功。另外她杀人充匪之因,我同时有词辨解。 主审官;你有辨解? 田连仲:对,我也有权辨解。犯妇人杜玉娥,情有可原。是官家少奶不满丈夫纳妾,却从五百里外,把犯妇人抡劫回家,严刑毒打,卖到妓院,杜玉娥无奈,被迫仇杀走出困境。理所当然。何况剿匪,是她先擒王,免我官兵重大伤亡无论如何,功大于过。应无罪释放。 督官:什么毛头鸟屎?我想起来了,你当我的参军是有计谋的,哈哈哈,公堂公正,怎容你田连仲划私情? 田连仲:公堂要公正,我不私情,是你想私情,督府大人,你是上品之职,你必须站得直坐得正,假若他人逼你的女儿为娼,你又如公审? 督官:可怒也,主审陈大人,犯妇人根连错节,大众面前有私隐。不若看在新科进士的份上,案件于他作审问。看他公堂公正,看他一飞冲天,看他一举成名好吗? 众官说好,审官:田连仲如何? 田连仲:为了妻子,一身正气,万死不辞。好吧。(其他退) 玉娥:你错了,我死有余,你何必连带生非。 连仲:我明白是火烧身,但是我不能不问良心,你的命运何处去?原谅我,我无他选择,只能步你后尘。 玉娥:你错了,你已春风得意,何必为我断前程。虽可说,天公对我太无情,但是我孤零弱女,谁比我狠。我杀了四个人,解恨魂归去,我也不枉什么青春不青春。我敬告你,你是我曾经的好夫君,可是山盟海誓破碎了,旧情爱蹉跎岁月已封尘,见你一面三生有幸,你与我是恩尽义绝的陌路人。 连仲:这是生离死别吗?总算我的情不能挽留你,你也该盼望你失散的双亲。 玉娥:哈哈,我已经回去过了,督府就是我的家。差一点我也把我娘杀了。 连仲:你说什么样的梦话? 玉娥;我娘最爱打人,我孩童最心惊怕。是我天真太浪漫,糊糊涂涂离开家。十二年后,她不问何人就是打,打打打,打得我心惊怕,又因旧家变新家,不准抬头,不准说话,怀疑过也只能咬碎牙齿吞肚下。我死有余辜,昔是夫郎,你该前途蒸蒸日上。 连仲:哎呀,这是天错地错,你有无奈之错,雨过天睛了,我马上向你爹娘报喜。 玉娥:报丧就对了,(袖中取物,连仲手快) 连仲:你你,你又何必再借我之手杀人? 幕后:升堂! 主审:押犯归人退下,田连仲,犯妇人经你审理,证结何在? 连仲:杜玉娥杀人只是雪恨无罪;剿匪之功,还应加赏。大人。 督官:主审陈大人,近匪有罪,当匪更有罪,再说不管谁是什么鸟,杀死我的女儿必当死罪。 连仲:督府大人,你已杀死了一个女儿,难道还要杀死两面个女儿吗? 督官:你敢耻辱老夫! 连仲:督府大人,这是你家的传世之宝,羊脂佛。明白了吗,妹妹逼姐姐为娼,罪过吗? 督接羊脂佛:这这, 陪审他人:督府大人,救命救命,他他死了。 主审:送下去。带犯妇人!人生之路,有东又有西,春旱无雨杜鹃啼,唯有知恩回报,不积恨,天长地久情于归。杜玉娥听判。 玉娥跪:在。 主审:你近匪杀人,乃是被迫无奈,赦你无罪。但是叔督府大人之死与你有关,可谓案中之案,手拷未能除去,继续公堂。田连仲,督府大人他已死去,他欲定你之罪,不在情理之中,你于本案无罪。但是,督府大人之死与你有关,来人,带上手拷。 连仲:我又何罪之有。(也跪) 主审:杜玉娥,你为世家女儿,出走家庭也罢,十数载为人之妻,为何亵渎忠贞嫁二夫? 玉娥:是因夫郎之舅变卖,实属无奈。 主审:田连仲,你有何话说? 连仲:是我千错万错,不该去猎取功名,妻子二嫁只荀且偷生。杜玉娥没有任何过错。 玉娥:不对。是我走的路,如何连累于他。大人我罪恶滔天,愿当死罪,我求你放过田连仲秋啊,呵呵(哭) 主审:田连仲,本官依照杜玉娥之意,如何? 连仲:你,主审大人,我问你审什么案?挂羊头卖狗肉,明火执仗,明火执仗! 主审:哈哈,好了,二人起来说话。你二人婚姻成约,而且山盟海誓,可是真情实意,可惜人世无情蛋打鸡飞。既连仲识事体,好人应该得好报,破镜重圆好吗? 连仲:求之不得,太好了, 玉娥:不,我是污人。 主审:既然官人不嫌弃,你以何必说倒采。杜玉娥你到底愿与不愿? 连仲:十几年来,我精卫填海,只盼今时今日的运转时来,正如陈大人所说,但愿知恩回报不积恨,情至于归白头偕老不分开。(跪求) 玉娥:(扶)大人,贱人只好领命了。 主审:除去手拷,杜玉娥田连仲听判。你二人与督府大人之死无关,判你离开这是非之地;你二人深情真爱破镜重圆,必须珍惜这是世间稀;田连仲你仕途难再,打发白银五百两你远走高飞;寻找一亩三分地,男耕女织清茶淡饭共齐眉。 二人:多谢青天大老爷。拿起小包袱。 幕后词唱:人啊人,这张网,这张网,你方唱罢我登场,恩怨与情仇,鱼不死网未破,这张网,还是原模原样,不荒唐不荒唐,谁人得意,谁人忧伤,谁人缄言,谁人张扬,都是一句话一句话:大江东流逝水天上来,渊远流长!# 全剧终。


www.hoyafun.com
风华生活网